FC2ブログ
プロフィール

奇。/Perceive。

Author:奇。/Perceive。
5927本命王道。

任何CP不可逆,違者咬殺。

FZL與鬧腦殘LOLI請注意

>>>>此處為你們禁區<<<<


於是,現在状態如下:

5927,8018,1001大愛積萌中。

8059,6918,天雷請勿觸雷。

——治愈系所。

——抱怨騷擾。

——腦殘無知。

——廢材記事。

——蘿蔔工口瓜西紅柿。

——出沒地。

——亂七八糟大雜。

——廢材的背後。[字連]

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

——廢材的背後。[LOGO]

——囧の同盟。

——神經崩壞。

空 謐 の 嵐 。
祗 有 靜 謐 的 大 空 , 才 能 包 容 那 狂 暴 之 嵐 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[08年獄誕]十年契約。
※ 微虐有

※ 血腥有

如果還能接受的話,就請往下看吧。







獄寺隼人做了一個夢。

他夢見十年後,那個曾經能讓他不惜一切守護着的人,安詳的躺在鋪滿白色百合的棺木中,安詳的笑臉讓人覺得世界的灰暗,而自己,那個十年後的自己,隻是像個沒了魂魄的傀儡一般注視着睡着了的棕發少年,他最尊敬也是……最愛的十代目。

“算了吧獄寺,阿綱也不會希望看到你這個樣子的。”山本不忍的的說道,自從阿綱死後,獄寺就變了個樣,不吃不喝,也不出聲,安靜的讓人心疼,他知道他是在自責,但是……那也不能怪他。

獄寺隼人,彭格列家族岚之守護者,絕對忠心于彭格列第十代首領。

放心吧十代目!!!!!我會用我的生命去保護你的!!!!

曾經如此自大的吐出這句話,卻沒有想到話中的角色竟然對調。

要是那個時候自己的警性要是再高些的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!!!!

隻記得在那個瞬間,瞪大了瞳孔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倒下,血的腥味在空氣中蔓延開來。

“獄寺……君……你……沒事……吧”

躺在懷裏的你明明傷得最重卻還假裝微笑的詢問自己。

那個笑容,是如此的溫和,就像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一樣。

大空,包容一切。

用力的攥緊拳頭,連指甲深深陷入肉中也不感覺疼。

天空灰蒙色的,漸漸的下起了雨,參加葬禮的人們慌亂的收拾,急急忙忙的将印有彭格列十代标志的棺蓋合上,突然這個時候獄寺像瘋了的一樣撲向棺木 ,死死的用手頂住即将關上的棺蓋,任由家族成員怎麽的勸說甚至動手拉開獄寺一動也不動,就像是被同化了一般,直到山本武給了他一拳說道

“你到底明不明白阿綱的用心!!!!!他是願自己的犧牲也不願意家族成員受到一點傷害,你這麽做隻是讓阿綱的犧牲白費!!!!獄寺隼人不要以爲就隻有你一個難過!!!!”

平常笑嘻嘻的山本吼道,有誰能看見滑過他臉邊的眼淚呢。

因爲山本沒有留情的一拳,嘴角流下了絲猩紅,獄寺無神的雙瞳隻是盯着被雨水弄渾濁的地面,沒有一絲反應。

“獄寺君……要好好的活下去喲”

突然耳畔傳來熟悉的聲音,那聲音是怎麽也忘不了也不會忘記的聲音!!!

猛地擡起頭來,卻發現沒有那人的蹤影,有的隻是山本悲傷的側面及不見邊的。

“啊——!!!!!!”

灰蒙的天空,悲傷的風在傳遞着……

“哇啊……!!!”

透過窗,新一天的陽光灑滿幹淨的桌面,重重的撞擊聲打破了這個平靜而美好的早晨。

“呲呲……真疼啊”

獄寺扶着被撞出個大包的頭嘀咕着,該死的怎麽會做這個夢呢,十代目怎麽可能……

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。

我靠,獄寺隼人你别個烏鴉的大腦想那些!!!難道你就那麽希望十代目出事麽!!呸呸呸!!!

換好校服站在鏡子前,重複着每天必備的工作。

“早上好!!!!十代目!!!!!”

鏡子中的人傻兮兮的笑着,對着鏡子練習微笑成了獄寺每天出門必做的事情。

不過今天,轉頭望向牆上的時鍾,瞳孔瞬間的放大。

“該死的!!!!!!居然那麽晚了!!!!!!!!!!十代目一定會被棒球混蛋給拐走的!!!!!”

叼着片面包獄寺匆忙的從家裏沖出,向沢田綱吉家奔去。

“哎呀,是獄寺君啊,阿綱已經和山本君先走了呢。”

果然,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!!!!

禮貌的向媽媽大人拜别,便朝着學校的方向狂奔而去。

絕對不能讓那個混蛋把最重要的左右手的位置給搶了!!!!

啪——!!!!

可憐的拉門被用力的摔過一邊,巨大的響聲成功的吸引了全班人的注意。
“你這個混蛋!!!!居然……”

殺氣沖沖的向坐在座位上的山本走去,卻沒有見到本該也在教室内的綱吉。

“十代目在呢!!!??”

抓起山本的衣領吼道。

“阿綱剛才在半路上說突然想起什麽事情叫我先走,怎麽了?”

山本被獄寺突如其來的一吼給吓得懵了,老實的回答道。

“那麽……十代目沒有同你一起???”

不對勁,不好的預感又重新在心中湧動。

“啊?沒有啊,阿綱這麽說我就先來了,怎麽?獄寺你沒有在路上遇見他麽?”

猛的甩開山本的衣領向門外奔去,山本在身後的叫喊聲也沒有聽見。

十代目……十代目……十代目!!!!

果然!!!!!該死的那個預感!!!!

商業街,橋,去學校的路上都沒有……

獄寺奔跑在人流之中,着急的向四周張望着,希望能從中找到那頭熟悉的棕發。

可惡!!!!!到底是在哪裏!!!!!

一拳重重的捶在了一旁的牆壁上,雪白的牆壁印上了點點的紅。

等等!!!!!好像還有一個地方沒有去!!!!

突然想到什麽,獄寺朝着自家的方向跑去。

因爲不是節假日,中央公園顯得異常的冷清,沢田綱吉蹲在長頸鹿的滑梯下抱着什麽。

“抱歉了啊,忘記帶食物來了,真是對不起啊”

懷中的小狗扭轉着身體往裏蹭,想汲取更多的溫暖。

綱吉無奈的笑了笑,記得前幾天在與獄寺君一同上學的路上發現了這條被人遺棄的小狗。

“獄寺君,這條小狗很可憐啊。”

綱吉蹲下身,将渾身發抖的小狗抱起,用手輕輕順着它的毛,希望能讓它溫暖些。

“嗯,是被媽媽遺棄的……嗎?”

獄寺看着綱吉懷中的小狗,不知道爲什麽會聯想到自己以及……媽媽。

媽媽,這個詞語對于獄寺來說很陌生,他隻記得,自己的生母是個很漂亮的女人,而且是個很害的鋼琴家,但是,卻在三歲生日過後都不曾出現,直到偷聽到是在來的途中發生了交通事故而離開了人間,那個時候,獄寺覺得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什麽是值得相信和值得自己付出的,直到遇見了那個人。

那個人,有着和媽媽相同的微笑,那個人是唯一一個能讓自己甘願付出一切的人。

那個人,是他最尊敬……也是最愛的人。

“獄寺君?”

綱吉喊了聲,将獄寺從回憶中拉了過來。

“是!十代目??”

“我覺得,這隻小狗很獄寺君很像呢。”

“啥……?”

聽不懂十代目的話,什麽叫我和這隻狗很像啊!

“都是外表堅強内心脆弱呢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無法反駁,還是……希望被你這樣的注視呢。

“呐,獄寺君,我們來養這隻小狗吧。”

“啊??可是我住的地方是不給養寵物的。”

“我們家也是啊,媽媽她對動物的毛發過敏啊啊”

綱吉有些苦惱的抓了抓頭發,實在想不出什麽好辦法,但是卻舍不得,是因爲像獄寺君的關系麽?

“啊!我想到個好地方了十代目!!!!”

突然大喊一聲,吓得綱吉差點将小狗摔在地上。

“獄……獄寺君……不要那麽大聲啊|||||”

“我記得中央公園的話題下有個空間,一般人都不會去那裏的,可以将小狗放在那裏我們每天放學都可以過去啊。”

“唉唉唉!!!!不虧是獄寺君。”

綱吉的臉上瞬間綻開了笑容,看的獄寺是臉紅心又跳。

“這個是屬于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喲~!”

綱吉微笑着向獄寺伸出小拇指。

呆呆的看着伸到面前的手,獄寺恍惚了下,接着伸出自己的手。

“嗯!”

兩手交纏,訂下了隻屬于兩個人的約定。

“真是的,爲什麽我會想到獄寺君呢!”

綱吉暗暗的低罵了一聲,到底是爲什麽呢。

“十代目!!!!!”

熟悉的聲音,帶着喘息聲,在空中傳蕩開來。

綱吉轉過頭看見的是全身被汗水弄濕的灰銀發少年。

“獄……獄寺……”

還未說完的話卻被突如其來的擁入懷中給堵在了口中。

灰銀色的頭顱無力的靠在肩膀上,淡淡的煙草味飄來,是隻屬于獄寺君的味道呢。

“十代目……十代目……十代目……”

一聲聲的十代目,略帶着微微的鼻音,讓綱吉臉迅速的變紅。

“以後……請别再獨自一人的離開了好麽……”
感覺到肩膀有點濕潤,獄寺隼人,那個一向很堅強的少年,那一向對除了綱吉以外的人都是冷眼相對的少年,居然哭了。

“獄寺君,怎麽了?爲什麽要哭泣呢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我害怕,我害怕那個夢會變成現實。

可是我說不出口,要是說出口的話十代目你會不會笑我呢。

“獄寺君,對不起,讓你擔心了。”

輕輕環抱住那濕透的身體,将頭貼靠在他的懷裏,能感覺得到呢,獄寺君的心跳。

“沒事的,獄寺君,我不會一個人離開的,絕對不會。”

“不會再丢下獄寺君一個人了。”

十代目……

獄寺抱緊了懷中的人,怕他像夢境一般在他眼前倒下自己卻無能爲力。

“我喜歡你啊……喜歡……十代目啊”

埋藏在心裏的話,因爲經受不住的折磨,終于脫口而出。

“我知道,我一直都知道喲,獄寺君。”

綱吉閉着眼睛靠着獄寺說道,

“獄寺君的心意,我一直都能感覺得到喲。”

“我也喜歡獄寺君喲,很喜歡很喜歡。”

“因爲獄寺君總是很溫柔呢,而且一直很保護我。”

“剛剛腦海裏一直都是獄寺君的身影,獄寺君的溫柔,獄寺君的笑容,還有獄寺君的味道。”

“獄寺君,可不可以請你一直守護我呢,直到你厭倦了我想離開我爲止。”

綱吉擡起頭微笑的看着獄寺,一下子就把心裏的話通通說出來果然很痛快呢。

“十代目……”
看着微笑着的綱吉,就像是第一次見面時候那樣,笑容是那樣的溫暖。

“是!!!!”

大聲的回答道,我,彭格列岚之守護者,獄寺隼人會永遠守護者十代目!!!!!

永遠不會背叛,連同我的生命一起。

“獄寺隼人,我以彭格列第十代首領的身份命令你,與我簽訂生生世世的契約。”

綱吉将代表彭格列最高統治者所擁有的大空戒指戴着手上,向獄寺伸出了手。

獄寺半跪着接過綱吉伸出的手,低頭親吻着大空戒指。

右手的岚之戒指,閃耀着光輝。

隻有那包攬一切的大空,才能容納那怒濤之岚。

也隻有那大空,才能将暴風變作溫柔的清風。

十年後

獄寺擡起頭看着靜谧的天空,湛藍的色澤使人覺得舒服。

是的,十代目,我将永遠守護你。

以契約之名。


-Fin-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有罪啊 ..

TAT ..

原本應該是開心的賀文硬是被我弄成了這個結果 ..

于是我去切腹了 ..

隼人對不起 ..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

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
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→http://wlfcw.blog94.fc2.com/tb.php/12-888c5472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